2018年04月10日    李星 靠谱的阿星     
互联网并购战重新密集打响,3月份,昔日的电商第一股当当网卖身海航,4月份,共享经济的网红摩拜卖身给了美团,而主导这两场并购的两位boss,李国庆和李斌他们的交集逐渐浮现,同是北大社会毕业,曾经一起创立当当网的前身;如今一个从图书电商转型做文化电商,一个从汽车电商成为低调的“出行教父”,这其中演绎的是断臂求生,还是英雄沉潜?令人叹息。

李国庆与李斌从一起创业到分道扬镳

1996年,当时还没完成学业的李斌创办南极科技,主营业务是代注册域名和境外主机租用。李国庆找到了这位学弟,希望他一起创业。于是1997年,李斌以总经理的身份参与“科文书业”也就是当当网的前身的创办,李国庆任董事长,一年后李国庆任总经理,李斌撤了,谁当董事长?当然是李国庆老婆俞渝。

图书天然是电商的好品类,快递方便、买不完可以退给出版社,一度当当位居国内电商的前列,甚至曾把持图书出版发行的定价权。随着电商氛围成熟起来,淘宝、京东纷纷抢占其他品类时,当当网依然固守图书领域,不屑打价格战,鄙视亏损,视公司盈利是商人准则,也

不轻易涉足其它领域,在战术上完美,但在电商跑马圈地浪潮之中战略已经落伍。

离开当当后的李斌投身互联网+汽车,于2000年创办易车网,并在此后不同时间节点精准抓住共享经济、新能源汽车商业浪潮孵化出了摩拜单车、蔚来汽车。在李斌的出行帝国正日渐清晰时,反观当当由于“文人情怀”与A站、豆瓣等小资网站一样缺乏狼性,在互联网的攻城略地和变幻复杂的流量世界里,除了构建生态、就是纳入到生态之中,而当当已被边缘化,李斌的出行业务被悉数纳入到腾讯系,并为并不盈利的摩拜卖身埋下了伏笔。

腾讯始终扮演“关键推手”

2014年,当当收到腾讯投资邀约,腾讯提出入股33%并表示可以把旗下的拍拍网、易迅网交由当当来运营;但李庆国夫妻以腾讯最多占股20%为限谈掰了,腾讯转身将2.14亿美元投资京东。

电商格局至此大变,京东接入腾讯的流量入口,又有资本做烧钱后盾,开启“吊打”当当之路。仅在一年后,天猫和京东的电商市场份额就分别为50%和20%,而当当却一路跌到1.3%,京东GMV高达当当18倍,如今当当已经从刘强东的对手名单中划掉了。

或许在李斌的离开就知道自己无法在“夫妻店”中施展才华,夫妻创业尽管能在创业初期带来方便与信任,却会成为公司发展的难以克服的天花板,尽管他还持有当当1%股份作为纪念。

此前智东西曾详细梳理李斌在汽车电商、整车制造、汽车后市场、汽车周边服务以及移动出行等领域的布局,并称“李斌非常重视人才”一些有能力的易车员工离职创业,李斌反而提供天使投资将其纳入到汽车产业链之中;而在李斌搭建的出行体系之中,在易车网、易鑫资本以及摩拜、蔚来汽车中都能看到腾讯的身影。

4月3日,在摩拜卖身美团的闪电决策之中,在李斌的主导下,否定了滴滴和软银给出摩拜45亿美金的估值方案,最终以27亿易主给了美团,其中一部分还是美团点评的股票。从生意的角度,摩拜的贱卖并非是最优的方案,但是从李斌构建的出行体系的战略投资角度,将摩拜交给同属于腾讯系的美团,则符合李斌在出行上的全盘利益。而属于滴滴、软银则与ofo、阿里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即使给了摩拜更高的估值,被滴滴入主后,最终导向滴滴倒逼摩拜与ofo合并,肯定是腾讯所不愿意看到的。

关于摩拜收购让人唏嘘不已,王兴直接找到摩拜由此至终真正决策者和话事人李斌谈了半年,最终抢在滴滴之前将摩拜单车收入囊中。而胡玮炜作为李斌的前部下,更多是PR上的“摩拜创始人”,王晓峰虽有占股,在执行层面是一把手但无法主宰摩拜去向。

李斌的夫人、央视国际的主持人王屹芝在朋友圈为夫鸣不平,“明明是董事长和创始人”却写成“早期投资人”,他本人不是要落袋为安而是一直是创始团队。最近关于胡玮炜创业三年套现5亿元的励志故事刷屏,或许人们该学习的是这位80后美女创业者“跟对人、做对事”,正由于李斌在管理上的放权和投资上的背书,才造就了胡玮炜;同时也是胡玮炜在表决上跟着李斌投赞同票,才使得摩拜在短短数日之内完成了“易主”。

舍弃摩拜之后,李斌出行帝国是否会更好吗?

李国庆试图把当当重新定位为“文化独角兽”,3月份关于当当被海航并购的刷屏更多是带着某种“怀念”感,但属于当当的时代已然翻篇了。与当当被土豪收购不同,摩拜虽然没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但是与美团都是从O2O,都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纳入到美团体系的摩拜或许能在租赁模式短期内盈利无望、用完即走缺乏广告场景的缺陷之下与美团体系之中的其他O2O产品相互补,比如在猫眼订了张电影票之后骑摩拜去看;摩拜多的地方给便捷酒店导流等等,而短途出行的高频性或许能拉动其他长尾品类。

总之,摩拜虽然卖价比较低,从长远来看也算找到了好归宿。卖身之后的摩拜依然属于腾讯系,即使不盈利,也是腾讯在微信支付和小程序上必争之地,腾讯对于摩拜的扶持也不会减弱,反而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而李斌舍弃了其出行体系之中名气最大、流量最大的业务,应该是为了更好的专注于蔚来汽车的造车业务。与共享单车本身的低技术门槛完全靠烧钱烧出市场壁垒不同,全球新能源汽车以特斯拉为标杆,在电力驱动将重塑汽车产业链,在软件系统上快速朝着自动驾驶优化,技术含量和准入门槛甚至比传统汽车业还要高几个档次。

要知道共享单车最难伺候的大众用户,几乎很难等到用户买单习惯养成之后再“割韭菜”那天;但“买车”性质就不一样,对于中国年轻人来说,作为大宗消费仅次于房子,仅仅在面子上就能让人们愿意掏钱甚至贷款,如今由于机动车摇号难、国家对环保型产业的扶持以及新能源车的补贴、新能源车自身与互联网紧密联系的高科技感等都使得“新能源汽车”呈现出高峰,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产业升级的风口。

根据艾瑞与百度指数发布的两会话题资讯榜显示,新能源汽车资讯字数超过位居第二的个税起征点上调2倍多,包括新能源汽车的购买政策、法规、技术、品牌以及汽车金融等均成为人们搜索热点,这表明新能源汽车的火热在消费者那里酝酿,等待爆发。

(新能源汽车的受关注热度是不带夸张的“遥遥领先”)

蔚来汽车在2017年11月份D轮融资时的估值50亿美元,由腾讯领投;目前除了赠送给几位互联网大佬的投资人概念跑车以外,蔚来汽车首款面向市场ES8的车尚未量产交付,因而对蔚来来说此时更像是对“赶考”一样。

今年年初,一场类似于去年摩拜与ofo的融资大赛正在新能源电动汽车中拉开帷幕,阿里巴巴、经纬创投等已投资前UC创始人、阿里高管何小鹏创办的“小鹏汽车”,而小鹏汽车G3也宣传在4月份预订年底交付。笔者猜测,李斌之所以放弃继续烧钱的摩拜,辞任易车网董事长,全力押注蔚来汽车的原因,正是来自新能源汽车内外部的压力。

要感谢贾跃亭先生,中国造车不再只是停留在情怀上,企业家们也不再幻想去搭建起覆盖不同行业、相互互补的生态了,就像孙宏斌所说那样要做好其中一个就很了不起了,而“出行教父”李斌放弃了摩拜,反而笔者觉得可以让其在新能源车领域如释重负、轻装上阵,毕竟共享单车的风口窗口期已经关闭了,而新能源车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结语

从李国庆与李斌两位大佬从一起创业到不同领域深耕既可以看出创始人格局是企业最大的天花板以外,还受限于行业自身市场规模,从某种程度上,李国庆是属于电商1.0的,而李斌构建的出行辉煌还没有显现。在互联网创业之中,to Tencent(腾讯)or to alibaba(阿里) 是创业者必须抉择的问题,腾讯和阿里能把独角兽捧起也能把独角兽并购,李斌的摩拜站在腾讯的棋盘上的理性抉择,或许是最好的注脚,这一规律已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之中继续延续了。共享单车风没有了,但资本永远需要下一个故事,下一个赛道,所以创业的机会永远存在,也没有永远的网红项目。

北清私募班文章版广告
mobike,来实现一个朴素的愿望 - 帮助每一位城市人以可支付得起的价格更便捷的完成短途出行。为了把这一朴素的愿望变成现实,我们选择了自行车这个最普及的交通工具,并采用创新的理念,结合了互联网技术,重新设计了车身和智能锁,来让使用自行车完成出行变得更容易。……
阅读更多【摩拜单车】公司相关文章
随机读管理故事:《智慧》
美女住酒店一晚结账时账单800元,她抱怨太贵。经理说这是标准收费,酒店附设泳池、健身房和wifi。美女说自己完全没使用,经理说饭店有提供,是她自己不用。女客人打开皮包掏钱付账,但说要扣除经理和她共度春宵的700元,只拿出100元。经理急呼:“我哪有?”女客人:“我有提供,是你自己不用!”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