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05日    黄凡 / 秦朔朋友圈     

从小马过河的故事看去杠杆风险

踏入2018年,“经济去杠杆,金融强监管”是各种主流“高峰论坛”的最热门话题。而事实上,去年一年,尽管A股的主流指数上证50、沪深300等均有20%多的上涨,但大部分股票是下跌的,而东方财富网所作的调研也显示70%以上的投资人是亏损的,债市更是全年不振,而监管部门频频对各家违规的金融机构开出巨额罚单,一时间,行业内外似乎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前财政部长楼继伟的一篇讲话,也被媒体安上了——“我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相当大” 的吸睛大标题被广为转发。仿佛金融危机就近在眼前了。

从小马过河的故事看去杠杆风险

然而,硬币的另一面就是:房价也持续上涨十多年,北上深等一线城市的房价早已站在全球之巅傲视群雄,而且无论如何弹压依然毫无回头的迹象,更有甚者,经过了这一轮的“涨价去库存”、“全民加杠杆”,连五六线城市的房价也攀上万元/平米的水平,全民对房价信心满满。说房价会跌,就好像站在全国人民的对立面。事实上,已经无人相信国内的房价会下跌。

为何会出现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现象?

一方面是货币长期超发。根据公开的数据显示,长期以来,每年货币供应指标的M2增长率都是两位数,远超新创造财富的速率。当前,我国M2与GDP的比例已超过200%,为美国91%的两倍多。

而另一方面各种中国特色的融资加杠杆,同业、通道、嵌套、资金池、融资性的万能险、P2P、非标、现金贷等等相互叠加,不但让全社会的负债/GDP比率提升至250%(2015年,社科院数据)的不正常高水平,而且不断抬高资金总体成本,加剧实体经济困难。

尽管货币政策持续多年相对宽松,但实际利率水平相当高,2017年我国1个月的SHIBOR拆借利率平均水平为4%左右,而同期日本的可比利率水平为-0.01%,美国为1.1%。资金成本高,让许多传统行业企业经营无以为继,于是资金就去买房“避险”,把房价泡沫吹起。在获利效应驱使下,大家就更积极地借钱买房,进一步推升社会的整体债务水平。在这样的环境下,风险在持续积累。

政府高层也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监管机构纷纷行动,以要求金融机构资产回表、收紧同业、严控地方政府变相发债等方式,想方设法把杠杆降下来。既对金融机构经营中的不规范行为进行严惩,也对社会上的各类令人眼花缭乱的融资平台进行清理。

然而,去杠杆不是没有代价的,整治金融乱象就如战场排雷,踩响地雷的概率不小,因此才有楼继伟提到的,“我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的”这一说法。

那么,“去杠杆”、“治乱象”将引爆系统性风险吗?还是能顺利实现平稳过渡?作为投资人应如何应对才能让财富继续保值增值?不同专家有不同的见解。悲观的认为系统性风险无可避免;而乐观的则认为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房价永远涨。

究竟哪一种说法更靠谱?我想起了大家都熟悉的小马过河的故事:

从小马过河的故事看去杠杆风险

小马驮着粮食飞快地来到了小河边。可是河上没有桥,只能自己淌过去。可又不知道河水有多深呢?犹豫中的小马一抬头,看见了正在不远处吃草的牛伯伯。小马赶紧跑过去问到:“牛伯伯,您知道那河里的水深不深呀?”

牛伯伯挺起他那高大的身体笑着说:“不深,不深。才到我的小腿。”

小马高兴地跑回河边准备淌过河去。他刚一迈腿,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小马,小马别下去,这河可深啦。”小马低头一看,原来是小松鼠。小松鼠翘着她漂亮的尾巴,睁着圆圆的眼睛,很认真地说:“前两天我的一个伙伴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河水就把他卷走了。”

小马一听没主意了。牛伯伯说河水浅,小松鼠说河水深,这可怎么办呀?只好回去问妈妈。

于是,小马和妈妈又一次来到河边,妈妈让小马自己去试探一下河水有多深。小马小心地试探着,一步一步地淌过了河。

高杠杆持续一定会带来金融风险,这一点毋容置疑。如果任由杠杆率继续上升不做任何处置、容忍泡沫继续膨胀而不采取任何行动,那么最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泡沫终极破灭带来金融危机以及经济持续不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美国“次级债危机”等就是很好的前车之鉴。过分的乐观是不可取的。上述故事中信心满满的牛伯伯的话语,并不应该是我们面对当前形势的态度。

其实,高层对必须行动是形成共识的,最高领导人在2015年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提出要求,“抓紧开展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一年多以来,各监管部门一直在对存在的金融乱象作不遗余力的整治,而中央银行也一直秉持“中性”货币政策,代表货币供应的M2增长率指标连续多个月下降到个位数水平。“去杠杆”呈现“进行时”。

然而,去杠杆、治乱象是免不了要付出代价的。过去十年,得益于杠杆的上升以及各种为融资而生的五花八门的“创新”,金融行业发展迅猛,到了近年,金融行业利润已超过其他行业利润总和。在整治过程中,金融行业也首当其冲受影响,日子肯定是不如过去好了。对于许多在过去安乐于“刚性兑付”潜规则保护中的高收益率的融资类产品的投资人、享用着高杠杆之上的股权/股票投资盛宴的高净值投资者而言,很可能要在当今、又或在不远的将来,为过去的盛宴“买单了”。

面对市场的下调、投资上的损失、行业上的失落,往往让身处其中的局内人感觉无比悲观,因为写各种研究报告的人们多归属于上述群体,因此,我们看到各种研究报告以宏观悲观为主调就不足为奇了。他们都变成了文章前面所引述《小马过河》故事中的小松鼠了。

实际情况一定没有这些悲观的研报中描述得如此不堪。我国对主要金融机构的监管基本上是符合国际标准的,而主要金融机构的状态是比较健康的。

从小马过河的故事看去杠杆风险

| 2017年11月

去年中国社科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课题组发布的《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2017》也显示,中国政府总资产中,即使考虑社保基金缺口,中国政府的总资产也完全能够覆盖总负债:

  • 政府资产方面,2010年至2015年,中央政府总资产都在百万亿元以上的水平,2015年超过125万亿元,与当年中国GDP的比超过180%;

  • 平均来看,中国政府总资产大致相当于1.8倍当年GDP,表明政府掌握着规模巨大的资源。与2014年首次发布的结果相比,2013年至2015年,中央政府总资产规模一直保持在110万亿元的较高水平,体现了政府资产长期稳定的发展趋势。资产的规模庞大,说明应对债务危机的能力相应较强,“中国经济崩溃论”是站不住脚的。

况且,我们这个全球最有发展潜力的经济体在新常态下依然保持6%~7%的GDP年增速,这也是主要经济体中最快的。勤劳的国民一直在以比世界上其他大部分国民更快的速度创造财富。尽管我国目前的整体债务水平比较高,达到GDP的250%,“苦干三年”也能把债务基本还清了。债务上的泡沫显然是可以通过时间来消化的。“权威人士”不久前在达沃斯峰会上也有“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打赢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判断。如果能在三年左右的时间解决这一问题,名义利率过高的问题也能随之解决。

从小马过河的故事看去杠杆风险

作为投资人,面对“去杠杆”、“治乱象”的大环境,就必须如《小马过河》故事中的小马最终做的一样,以谨慎第一为原则,稳步探索过河。大部分人是有信心判断近期是不会出现金融海啸的,但是,投资人一定会随时遇到“去杠杆”带来的各种市场风浪,所以,必须以稳健为本,实施“多元化配置”。只有让船体扎实,配置均衡,风浪来了才不容易被倾覆。

具体操作上,一定要谢绝杠杆、远离冒险。

根据个人的自身风险承受能力,设置合理的回报预期,减少风险资产,增持高流动性的低风险资产,并做好资产的全球配置,以资产类别、资产币种的多元化投资来规避风险。

就国内的配置而言,固定收益品种应首选银行提供的稳健型理财产品,尽管收益率低一点,却是相对安全;股票市场投资更应小心翼翼,仅限于参与经营业绩良好、公司治理严谨、估值依然合理的标的,又或是适度通过主流的指数型基金参与;面对不确定的市场与不好把握的投资品种,选择“勇于不参与”不失为智者之举。

从小马过河的故事看去杠杆风险

  • 作者为宁波银行私人银行总经理

 

2月24-26日 《儒家文化经典精神》

(金海峰 老师 清华 开讲)

金海峰:长春大学国学研究发展中心主任,长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东北师范大学特聘硕士生导师。吉林省素质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语言文字“十五”规划项目课题负责人,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项目重点课题负责人。

课程报名:13439064501(微信) 陈老师  课程详情

 

课程详情
随机读管理故事:《影响》
一户人家有三个儿子,他们从小生活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当中,他们的妈妈经常遍体鳞伤。老大想:妈妈太可怜了!我以后要对老婆好点。老二想:结婚太没有意思,我长大了一定不结婚!老三想:原来,老公是可以这样打老婆的啊!

境界思维:即使环境相同,思维方式不同也会影响人生的不同。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