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

文/乐居 陈翠

节后返工刚分发完“开工利是”,金地集团(600383.SH)蓦地受惊。

安邦掌门人吴小晖出事了。去年6月,吴小晖被爆无法继续于安邦履职时,作为安邦重点投资的地产股金地就于一日内猛跌超过4%。2月23日一早,中国保监会发布公告称,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安邦无主,保监会同时决定对其实施接管。

这是大事,保监会接管后,自己会受到多少影响,安邦持有金地的20.44%股份会受到何种处置,金地自身也没底。不过,于当日晚间,金地收到来自安邦的一颗定心丸,安邦通知说:“(公司)总体经营稳定,有充裕现金储备,近期没有减持你公司股票的计划”。

这一封寥寥几字的通知书,除了金地外还陆续发往了金融街(000402.SZ)、万科(000002.SZ)、中国建筑(601668.SH)、民生银行(600016.SH)等近十家公司,他们均为安邦持股的上市公司。当然,安邦参股的上市公司远不止这十家,一些媒体统计,2017年三季度末,安邦已公开持有27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地产股是当中的重要组成,包括了金地、万科A、金融街、远洋(03377.HK)、招商蛇口(001979.SZ)、保利地产(600048.SH)、中国建筑、葛洲坝(600068.SH)、首开股份(600376.SH)等。

据地产K线以发稿日的收盘价粗略计算,安邦持有上述地产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达约917亿。

安邦入场地产股

参股地产公司,是吴小晖2014年以来的主要投资。吴小晖有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股权分散、估值较低、于一二线城市拥有大量土地储备的地产公司会是其主要投资对象。截止目前,远洋、金融街、万科、保利地产、中国建筑、招商蛇口、葛洲坝、首开股份、金地等都已成为其囊中之物。

具体来看,目前安邦拥有其等的股份比例分别为29.97%、29.98%、4.55%、3.41%、11.05%、2.17%、0.33%、4.58%及20.44%,成为了远洋地产、金地集团、中国建筑、金融街的第二大股东,保利地产的第三大股东,以及万科A的第四大股东。

金地是安邦较早参股的公司。早在2012年三季度,安邦已经持有金地1.5%股权,成为第五大股东;2012年末安邦进一步增持金地股份至4.61%,2013年第一季度则增持为4.9%。如果说,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的话,在2014年安邦则开始认真起来,2014年4月23日,安邦增持金地至约6.71亿股股份,股权比例达到15%,跃升为金地第二大股东。

彼时,刺激安邦大举增持金地的似乎是同样在增持金地股票的生命人寿。同一月份,生命人寿增持金地股份至约8.95亿股,占金地总股本约20%,为第一大股东。彼年,在生命人寿的数度增持下,安邦也通过三度增持最终持有金地股份至20%;目前根据金地2017年第三季度发布的公告,安邦则已持有金地共20.44%股份,仍为第二大股东。

安邦参股其他地产上市公司的方式多与入股金地类同,均为通过二级市场一点一点进行增持。2014年加速增持金地的这个时间段,安邦也同时购买并增持金融街至20%。到2015年,安邦开始将目标瞄准至保利、万科、远洋等地产股身上。2015年12月,则成为安邦“万箭齐发”时期,一月间,安邦就购买或增持了金地、万科、金融街、保利地产、远洋等地产股股票。

具体来看,2015年12月,安邦增持金融街股份达到25%,增持金地至20.49%,增持远洋股份至29.98%,增持万科至7.01%等。一些媒体当时统计指,安邦在这一个月内举牌地产企业所涉及金额达近200亿元。

参股心思的隐现

参股多家地产公司,市场对吴小晖的心思多有猜测,而安邦在参股金融街、金地等公司时均释放仅做财务投资的信号,但从安邦的实际行动来看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以金地来看,在成为金地第二大股东后,安邦就派出姚大锋入驻了金地董事会。据地产K线查询,2014年4月24日,金地集团2014年第一次股东大会召开,来自生命人寿的林胜德和姚大锋均成功加入金地董事会。彼时,就这一举动有业内人士就指出,安邦的诉求绝非财务投资者那么简单。

对持股量较大的金融街、远洋,安邦也是成功打入其董事会。2014年8月1日,安邦保险的一致行动人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上官清任职金融街董事职位。2016年3月,安邦又将王叶毅、姚大锋、上官清送入远洋董事会,最终影响远洋内部。远洋董事长李明曾表示,股本方面,安邦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进入远洋的,且双方已有多项合作投资项目。

相对于与远洋的积极合作,安邦与金地此前就看似没那么和谐。2015年5月8日,金地2014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安邦曾联合生命人寿动用股东权利否决了金地酝酿半年的项目跟投方案,同时,金地董事会选举丁玮和王俊为独立董事的议案也同样被安邦和生命人寿否决。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4月,金地集团总裁黄俊灿在接受乐居采访提及项目跟投方案时还指,安邦及生命人寿都很支持,“保险公司是一个投资者的角色,他当然希望你能把他投的公司做好”,但最终安邦于股东大会上表现的立场却很让金地方面诧异。

有接近金地集团的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金地集团管理层和安邦间一直有分歧,“金地管理层和险资(生命人寿和安邦)都太强势了”。

按照安邦对远洋、金融街、金地的一系列动作来说,吴小晖确实有着自己的算盘,他的投资思路是投资企业、入驻董事会、改造企业和创造更多股东回报。

安邦概念股危机?

现今,吴小晖被诉下,这一整个投资改造计划或将搁浅,一些市场人士更为担心的是,包括金地、远洋、金融街等在内的“安邦概念股”会否将因此受到影响。

回溯2017年6月,在吴小晖先被传出涉嫌腾挪民生银行千亿贷款案被调查的消息,后又停止于安邦的履职下,“安邦概念股”就遭遇集体大跌。

媒体报道,2017年6月14日(安邦公告吴小晖停止履职的当天),截止当日收盘,万科A股下跌2.95%,中国建筑下跌3.84%,金地集团下跌高达4.34%,招商蛇口下跌3.24%,金融街下跌3.34%……

2月23日,保监会发布公告指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又称安邦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为保持安邦集团照常经营,保监会将接管安邦,期限一年。

这一公告似乎释放安邦现时具备较大偿付能力的信息,一些市场人士也由此猜测安邦是否会卖股求生。不过,按照安邦2月23日向近十家上市公司发布的通知来看,这一可能性还相对较低。有分析师也称,短期内,保监会接管安邦对这些上市公司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从目前来看,截止2月24日收盘,安邦参股的地产上市公司未现2017年6月大跌状况,反而全线飘红。根据地产K线查询,葛洲坝、金融街、保利地产、远洋、招商蛇口、万科A、中国建筑、首开股份分别上涨6.11%、1.85%、1.36%、1.44% 、1.80%、3.03%、2.19% 及2.08%。

在这当中,金地也有0.62%的涨幅。

北清私募班文章版广告
随机读管理故事:《影响》
一户人家有三个儿子,他们从小生活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当中,他们的妈妈经常遍体鳞伤。老大想:妈妈太可怜了!我以后要对老婆好点。老二想:结婚太没有意思,我长大了一定不结婚!老三想:原来,老公是可以这样打老婆的啊!

境界思维:即使环境相同,思维方式不同也会影响人生的不同。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