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1日    土匪投资日记     
资本寒潮来临,VC面临重新洗牌

今年,好像什么行业都不太好做了。

寒冬效应覆盖了整个资本市场和创投圈。谨慎甚至悲观的情绪,从二级市场层层传导至一级市场,从投资人传导到FA(财务顾问),而处在信息链条末尾的创业者,总是后知后觉才察觉这惊人的变化。

不过,好像繁花似锦也就在昨天...

 

2010年,已经三十多岁的雷军满怀激情在中关村创办了今天的上市手机王国“小米”。

2011年第一季度VC投资案例数及金额均再度刷新历史,创下新高,与上一年同期相比涨幅更加明显,投资案例数上涨幅度为39.8%,而投资金额更是几乎翻倍,涨幅高达95.0%。

2012年,中国创业投资企业继续保持增长的态势,到2011年末全国备案创业投资企业882家,增长34.3%,备案创业投资企业总规模达到2207亿元,增长41.5%。

2014年,李总理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全民创业掀起浪潮,创投类节目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

2015年,李总理视察中关村创业街时现场人海翻涌,中关村呈现一片繁荣之势,浓厚的创业热情蔓延开来。

无数创业公司的估值不断刷新, 商业模式不断被颠覆, 各种传统行业焦虑的只能往这边挤。

一时, 风光无限...

现在时间是2018年,市场在经历14年的创业大潮后的大量投资,经过3-4年的发展,政策和市场发展的双重因素导致机构普遍遭遇募资难,创业艰难。

签了TS等于拿到投资?很抱歉,我们没钱了

4年前,还是上午见面下午就能签TS的“好时光”,“3分钟打动投资人”更成为屡见不鲜的新闻。而如今,签了TS已经不能代表最终融资,跳票情况时有发生,变成常态。

互联网创业者王铭说:“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资管新规有风声后,那时候大家还觉得有募到钱的可能性,TS本身没有法律约束力,所以我们就会签大量TS占坑,再尝试募资。结果绝大部分是被投资机构告知:

还没募到钱。

本以为能募到的。

等募到了再联络你。

后来,靠朋友、熟人关系,王铭再次约见了20多家机构,一线基金和“没听过名字”的各占一半。许多投资机构里都有朋友、同学、前同事。

可是,商业世界再次显示了它坚硬的一面,给予创业者无情的一击:投资机构自身难保、弹药将尽时,面上的关系左右不了底层的计算。

好时光不再,创业者开始举步维艰。

我们往前看,这一现象在2016年就已经发生过。

回想起2016年的资本寒冬,路明至今仍难忘怀,1个月的时间,他前前后后见了6波投资人,两家有意向,一家说要投,然而一个礼拜后,杳无音信。

“如果现在回过头看,我可能还算是好的,不是很惨,我听朋友说2016年有一大批公司都死掉了,把很多投资人都坑惨了。”路明感慨道。

现如今一批批当年红极一时的创业项目已经纷纷倒下,只剩下一地鸡毛。

“寒冬”的冷风已侵入骨里,一批创业者背后的“金主爸爸”已经感到“身体不适”,创业者融资变得困难,VC/PE投资也愈加谨小慎微。

 钱还好募吗?LP已经更加挑剔

钱可能确实不好募了。”

“最简单的一个事儿就是,饭局数量明显不如前几年,请客都不愿意来。”一位在某机构负责IR的小王无奈地说道。

LP现在更加挑剔了,个人关系硬,但如果平台一般,他们也不愿意把钱放在你这。”小王近期做好离职打算,要去一家大机构,“我手里必定还有些资源,趁着自己还有些价值,赶紧找个好东家,之前也有机构挖我,但是我想想情况差不多,没去”。

小王的心声已经成为VC/PE圈心口不宣的存在,募资困难行业状态差,员工各个人心惶惶。

“我觉得这属于旧伤顽疾。”创投圈资深媒体人老徐聊天时这样表示。如果2016年是创业者的冬天,那么,2018年将是VC/PE进入冬天的开始。“寒冬的效应正在转移,也许明年,曾经嘲笑创业者无能的投资人只会沦为新的笑柄。”

老徐拿出一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VC/PE完成募集基金规模同比下降了7成,募集数量同比下降超5成,达到了近一年来的最低值。“这就说明,资金在收紧,现在很多机构的钱还都是上一期基金募集来的,统计数据是有滞后性的,一季度出现的情况会在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体现出来。”

“机构如果募资艰难,投资只会更难,创业者现在就要提前做好准备了。这次的寒冬跟上一次,还有所不同,如果再让这群死鱼搅和下去,以后优秀GP可能会无钱可投,LP或血本无归。”老徐表示。

资本开始进入寒潮,去杠杆、去通道大主题之下,投资机构的来源减少,募资困难,投资回报率不佳,部分LP受到影响已经不愿掏钱。没有了“金主爸爸”的支持,VC/PE机构还有钱接着投资吗?

VC/PE还有钱投资吗?

一些投资人看来,头部机构和创业者依然手握大量资金,不存在所谓的“钱荒”的问题

张敏表示,头部项目依旧受到资本的青睐,尤其是在市场不好、优秀项目不多的情况下,头部项目争抢将更加激烈。对那些非一线基金来说,处境可能会比较尴尬。

猎鹰创投合伙人李圆峰也认为,对于投资机构和创业公司来讲,更重要的是看你是不是头部的那20%,这部分在任何市场下都不会“钱荒”,一个行业不可能100%都能得到好的发展。

红杉、经纬这样顶级投资机构,资金渠道比较稳定,历史业绩让他们不愁募资。而产业基金的资金来源于产业本身,像美团、恒大等都有自己的产业基金,他们的资金来源于自己的产业集团,有兜底,募资也更容易,参与投资项目也就更多。

如今,以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正越来越多介入早期投资。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3-5月,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分别有25、18和11起投资事件,且其2018上半年的投资事件中,有7次属于天使轮\种子轮,已接近2017年全年该轮次投资事件总数。

真正手握弹药的,除了最顶尖的大基金,还有产业资本,而后者正越来越成为市场的主导力量,把握市场投资方向。

潮水已经褪去,谁在裸泳一眼便知,藏不住了。

顶级VC/PE手中依然紧握着大量资本,一些经营状态不佳的VC/PE将无钱可投。

VC洗牌在即,优胜劣汰

动物世界物种的进化法则从来都是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这条法则放到金融业也同样适用。

VC现在募资难,除了是“史上最严”资管新规的连锁反应外,有分析认为,还有着市场优胜劣汰的因素,一些业绩不好、业内欠缺声誉的机构会被淘汰。这一波低谷期从去年年末开始,预计会持续4-5年。

20年来几乎从未遇到过国家从架构和战略层面的基金紧缩,由于目前地方债务、企业债务、个人债务负债很高,同时又伴随着中美贸易纠纷的外力影响,目前行业资金严重紧缺,这些都是VC们面临的困境。

悦享资本投资经理贾明介绍,行业里曾经有一个测算,有些基金LP的投资收益还不如买理财产品高,这也意味着洗牌不可避免,但洗牌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能让行业更净化。

一线精品投行人士王政也透露说,2015年从成熟机构分裂出的一批“VC2.0”机构目前较普遍地遇到了募资难题。

所谓“VC2.0”,即很多原来一线基金的小合伙人、高管由于分利不均等原因,顶着在老东家的track record(过去的成绩)和“双创”大潮的市场热度,纷纷出来成立自己的基金,高举高打,渴望开辟一番新天地。

通常,国内基金为“3+2+2”模式,前三年是投资期,中间两年是退出期,最后两年是延长期。

到了2018年,这批VC2.0经过3-4年的发展,投资期接近尾声,回报率逐渐显现,成绩不好的VC2.0便很难继续募资,继而被市场所淘汰,大批GP即将面临失业状态。

VC/PE机构和GP已经慌了,创业者的日子还会好过吗?

创业热时代已经过去,创业者压力倍增

许多机构募不到钱,许多项目融不到钱,许多创业者也备尝艰苦。

“形势不妙”的行业环境,却也许是市场价格回归价值的正确表现。

对比2015年“双创”的全盛时代,此时此刻,创投圈已沉淀出另一番面貌:

草根创业不见了、新投资机构和新晋明星投资人减少了、声势浩大的“新概念”和“造词运动”不见了。

身处创投圈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直观感受,最近在各种场合听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频率明显变少了。

“大众创业”显然已不是2018年的市场生存法则,创业热时代已经过去。

背景一般的普通大学生,很难再像2015年那样随随便便拿得到几百万风投,拉得起队伍,当得了CEO。如今,机构更青睐“高大上”的创业者,他们不是穿着格子衬衫的小青年,而是有多年经验的大企业高管、行业专家或学界精英。创业的门槛正明显变高。

资本寒冬的来临波及甚广,但在所有被波及的人群中,创业者的挑战最大——因为投资能等,创业却不能停。他们是处于资本市场链条最末端,感知最慢,付出代价却最大的一批人。

几乎所有投资人、FA都有一个共同判断,2018年下半年情况会更不好,甚至可能会出现宏观经济波动。

虽然“具体形态不太好说”,但一种悲观的情绪一旦形成,也许会引发“预言自证”的效果——在本就不安的人群里,如果谁突然开始奔跑,一定会引起一群人跟着惊惶奔跑。

历史是十分符合物理规律的:热的东西迟早会变冷,但冷比热更持久。

所以,现在正坐在冷板凳上的公司CEO,不要害怕,也不要着急,活下去——你也许会成为2020年、2021年的“风口”。

容易的日子结束了,但不容易才是创业和投资常态。

最后将普里尼的话送给正在战斗中的勇士们:

在希望与失望的决斗中,如果你用勇气与坚决的双手紧握着,胜利必属于希望。

清大emba导师班文章广告
随机读管理故事:《夜市》
夜市有两个面线摊位。摊位相邻、座位相同。一年后,甲赚钱买了房子,乙仍无力购屋。为何?原来,乙摊位生意虽好,但刚煮的面线很烫,顾客要15分钟吃一碗。而甲摊位,把煮好的面线在冰水里泡30秒再端给顾客,温度刚好。

境界思维:为客户节省时间,钱才能进来快些。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