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28日    新浪博客     
推荐学习: 千秋邈矣独留我,百战归来再读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韩秀云教授亲临授课。韩教授在宏观经济分析、西方经济学、金融以及产业经济趋势研究等方面建树颇丰,今天将带领同学们领会经济发展趋势,分析产业的变革方 11月24-25日清大EMBA,欢迎聆听>>
有点像高尔夫,只有一种挥杆模式。不过,我要投机的话,那模式就多了。


未来现金流折现只是一个概念或思考方式。一般来讲,任何人只要试图用未来现金流的计算公式去计算公司的内在价值时,就说明其实他还不太懂他在干什么。

公司的内在价值就是其未来自由现金流的折现,所谓现在公司的净值应该是被包括在未来现金流里面的。

我对“估值”的定义基本上就是对企业的了解,只有当我觉得很了解很了解一个企业的时候,我才能对企业有一个大概的“估值”,这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

当然,过去对企业的了解的积累也是非常有用的,这就是有时候好的投资的决策看起来并没有花很多时间来决定,实际上却是很多年了解的积累的结果。

比如,巴菲特决定投高盛可能只花了20分钟,但那其实是他50年理解的积累。我当年“敢”重仓网易也不是看起来那么容易的。我错失苹果也同样是因为积累不够,找不到很了解的感觉。总而言之,“估值”是需要“功夫”的。

我从来就没认真估过所谓“内在价值”的区间。在卖出大部分网易之前,我一直理性考虑的问题主要是这家公司未来到底可以赚多少钱而不是想我的股票已经赚了多少钱的问题。要大致想明白这个问题,对公司、行业、产品等等的了解不深是做不到的。

如果你不能看到3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有些公司你实际上是可以从很多方面看到3年以上的东西的。

比如,你大概会相信沃尔玛、麦当劳、耐克、宝洁甚至苹果3年以后活得不错吧?再比如,你可能会发现你心里会觉得很多公司能不能活到3年你是不确定的,所以,至少投资时要避开你无法确定的那些吧?

因为价值投资的本质就一点: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公司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所有所有所有其他的关于价值投资的说法其实都是在讨论如何来确定这个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到底大概会有多少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公司的价值是会变的,因为公司是人经营的,而人是会变的,而且环境也一直在变化。不过,不是那种每天都变的那种速度而已。

有效净资产指的就是未来的现金流的折现的意思。段永平老师说:未来现金流折现不是个计算公式,他只是个思维方式。没见过谁真能算出来一家公司未来是有现金流折现的。芒格说过,他从来没见过巴菲特算这个东西。我只买我认为未来现金流折现大于现价的公司,并不在乎这是否是最好的投资。

最好的投资总是可遇不可求的。投资理念的东西非常简单,明白后就从来不曾动摇过。但具体怎么理解未来现金流折现还是不断有体会的。所谓内在价值就是未来利润的折现。

段永平老师说:我的理解是按“有效净资产”,也就是要把一些其实没用,就是如果你要有机会重建时不会花的钱去掉。没人能定量搞懂,只能毛估估。计算价值只和未来总的现金流折现有关。

假如这是个算术题:也就是每年都一定赚一个亿(净现金流),再假设银行利息永远不变,比如说是5%,那我认为这个公司的内在价值就是20亿。有趣的是,表面看上去和有多少净资产没关系。实际上,净资产是实现利润的条件之一。

假设真有这么个公司,我认为其内在价值是20个亿,如果市场价掉到10个亿的话,我会很乐意买点的。可惜这只是个算术题,现实投资要复杂很多。就是相当于你存20亿在银行一样。折现率就应该是长期利率吧。我了解是长期国债利率。

注:本站文章转载自网络,用于交流学习,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立刻删除。Email:271916126@qq.com
要知道vivo和OPPO是什么关系,就得先聊聊段永平。说起段永平,也许没几个人知道他是谁?但如果说起小霸王、步步高、vivo、OPPO这几个品牌,恐怕好多人会有印象,特别是70、80的那一批人,从小是伴着小霸王学习机的 ……
阅读更多【vivo\oppo】公司相关文章
随机读管理故事:《鞭策》
[故事]拿破仑一次打猎的时候,看到一个落水男孩,一边拼命挣扎,一边高呼救命。这河面并不宽,拿破仑不但没有跳水救人,反而端起猎枪,对准落水者,大声喊到:你若不自己爬上来,我就把你打死在水中。那男孩见求救无用,反而增添了一层危险,便更加拼命地奋力自救,终于游上岸。

[分析]对待自觉性比较差的员工,一味的为他创造良好的软环境、去帮助他,并不一定让他感受到“萝卜”的重要,有时还离不开“大棒”的威胁。偶尔利用你的权威对他们进行威胁,会及时制止他们消极散漫的心态,激发他们发挥出自身的潜力。自觉性强的员工也有满足、停滞、消沉的时候,也有依赖性,适当的批评和惩罚能够帮助他们认清自我,重新激发新的工作斗志。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