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廉洁 创业家     

商业世界的残酷在于,人们不会记得谁是第一个,只会关心谁跑到了第一名。

创业者廉洁很快被她曾拼杀过的战场遗忘。在历经“百团大战”的直播行业,廉洁和她团队的心血“趣播APP”一同沦为“失败者”。这支团队有着属于他们的不幸。

与过往很多的行业教训一样,移动视频直播也很快被证明不适合普通人经营。这不是一个谁都玩得了、玩得起的游戏。以下为趣播创始人廉洁的口述节选。

失败:“这份钱不是我能挣的”

6年来,我一直在做社交创业。当初,我从世纪佳缘出来,和技术合伙人一起,从PC端做到移动端,图片社交做到视频社交。

2014年,我们做移动端的图片社交,学的是国外的Whisper。它是一个倾诉类产品,有点像线上的教堂或互助会,你写一段话,系统根据你的语义配一张图片。我们做的就是这套东西。

后来我在某次活动上,认识了一位投资人。我给他发了BP,介绍了整个团队。他比较认可Whisper的理念,后来投了我们第一笔钱。现在来看,当时他给我们的投资真的完全是出于情怀。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注定是个小众产品。

在中国创业可能就不能有情怀。Whisper是一个特别有情怀的产品,它在美国很多大学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服务。为什么它在美国非常成功?因为去教堂倾诉是美国人每天、每周都要做的事情,互助会也已经是非常成型的线下组织。Whisper只是把这种心理治疗互助做成线上版。

由于国内图片社交市场不太乐观,我们很快谋求转型,看到了视频直播。这次转型的思路(直播+社交)得到了投资人认可。我们是国内最早(在移动端)做视频直播社交APP的。2014年年底开始做(创业家&i黑马注:其正式版于2015年4月上线),当时国内还没人动(这块)。

我们的平台定位是社交。主要针对学生,希望他们通过直播的方式聊天、交朋友。学生的传播力非常强,一个用户的获取成本平均下来只有几毛钱。我们完全没有花钱做市场,用户累计下来也有500万。但与那些秀场相比,我们的现金流不那么好看。

技术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只是看它用在哪里。作为商业化的公司,秀场模式可以创造不错的现金流,且其在中国有成功的经验可循。但它真不是我们团队能做的事情,也不是我想做的事情。

过去,你想成为一个PC端的主播,其实不是很容易的。你需要有一套设备、才艺,还要找到认可你的公会。至此,你只是刚刚具备了进入秀场的条件。经实战检验,你必须得有真正的一技之长,才能在像YY这样竞争激烈的秀场舞台上活下来。

手机直播不一样,人人都可当主播。对女孩来说,甚至无需什么才艺,整整容、隆隆胸,出来就能赚钱。一旦用户发现露脸可以赚钱,社交对他而言就无所谓了。

实话实说,秀场永远是不见光的才能真正赚钱,见光的其实都很难赚钱。秀场文化对年轻人,尤其中小学生的价值观有极强的毁坏力。那些秀场平台主推的主播基本都是特别颠覆三观的。他们到哪个平台,捧他们的金主就跟到哪儿,顺便给其他喜欢的小姑娘撒撒钱。看上去主播是一个能赚钱的职业,但其实生命周期特别短。这些对年轻人是极大的毒害。

小孩子往往很难把持住自己的情绪。我有一个朋友的弟弟,上初中,玩《王者荣耀》时,因为家里的网速总卡,他把家里的电视机给砸了,特别暴怒。玩游戏尚如此,更不用说在秀场整个文化熏陶里。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赚到这份钱。看遍了所有的秀场平台,我发现做秀场有一套很复杂的运营、刺激,甚至掺水等各方面机制在里面。我估计这份钱也不是我能挣的。从团队来讲,我们都是做社交出身的,秀场经验为零。从产品来讲,我们的用户群已经是这批人(中学生为主)了,他们中很多只会聊天,完全不是秀场里受欢迎的人。你要是再引进秀场的一批人,现有的用户必定会流失,他们没了存在感,会感觉在整个社区里没地位。

我们始终希望坚持做社交化的运营模式。事实上,我们的用户量还可以,思路也有,就是没钱了,而在这个行业,资本毕竟是主力。团队于2016年底彻底解散。

反思:“想法很天真”

我们其实是一个纯草根的团队,没有引进那么多资本,也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做这个事情。视频社交就不是我们能做的事。

说白了,社交想做成功,一定要有资本持续支撑。过去在世纪佳缘,小龙女(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始终坚持要等到竞争对手都没钱了再做收费。世纪佳缘是行业里融资最多的,前期拼的全是资本,直到市场上已经没有比它更契合严肃婚恋这条路的公司了。

从图片社交到视频社交,投资人投了我们两轮,一共一千万。他是一个真正特别有情怀的人,真的肯给草根投钱。我见过非常顶尖的那些投社交的投资人,当时有人一听说社交就被“吓跑”了,虽然他们之前各种追捧。有人表面肯定你的情怀,实际上在投资这件事情上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一定不要投给有情怀的人。

他们可以认同你,但不会投钱给你。除非是已经投进来了,已经到了不归路,为了撤出,资本和创业者联合要把项目一点点卖出去。转了一圈,觉得只有这个投资人会去听一个草根创业者说为什么要创业。其实,不管是技术、运营、产品还是执行力,草根团队都能表现得非常强。但作为草根创业者,在这样的投资大环境下,你真的会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做融资的事情。

中国大多的社交产品命都太短了。国民的社交习惯和外国人完全不一样,Snapchat在国外能火,在中国即便无需翻墙,一样火不起来。老外把社交的成功作为人生成功的标志之一,但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的成功(所需考虑的因素)太复杂。

国人一直维护自己在熟人圈的形象,这点我们非常重视。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不断建设和强化这一形象。Snapchat的好处在于,它会不断激发你的创造,它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相机,基于聊天、视窗做了各种好玩的形态。中国人其实不需要在聊天里面做这么多,只要能聊天,然后把能体现我外在表现的东西做到非常强大就够了。

Snapchat需要你的生活很丰富,当你有很多东西可以拿出来跟朋友分享时,你才觉得它是特别好用的软件。它强化你丰富的生活。但是,中国人的生活其实并不特别丰富,包括年轻人在内。即便有这种丰富的生活,我们也不希望只在聊天界面跟某一个好友单独分享。我想的是发在微信朋友圈秀一下。所以,Snapchat不太符合中国用户的社交习惯。这也造成像美图秀秀、天天P图等它们一直在做搬运工,我在你上面生成一张漂亮图片,但并不想贡献给你。

起初,我们是有了一个大致概念就想去做。通过这个洗礼,我已经有了清楚认识:做社交不如去做一个有市场、用户、需求的小而美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工具。

映客从上线开发布会开始,我每天都在关注。后来当我们在找一些小网红的时候,发现映客明显地在上升,很多网红已经自己在推映客了。他们发现在映客可以挣到钱,在我们这儿是挣不到的,网红一定是逐利的,会跑到挣钱的地方去。

我一直有所反思。如果说我们在策略上存在一个明显失误,就是我们始终坚持自己研发直播技术,导致技术门径差了特别多。映客刚开发布会的时候,它的产品各种闪退,后来用了第三方的技术(在当时,不是市面上轻易就能找到的技术),很快就稳定了。之后它每次发版都会有一个提升。

我们在技术上死死坚持自己做,问题是你的直播间可能几百人同时在线没有压力,但假如到一千人的时候,直播闪退、聊天内容收不到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你的用户量越大,这些问题越明显。包括动态视频美颜技术,映客的一推出(用的第三方)体验就很好,我们自己也研发了一个,效果不是太好。

我们一直没太考虑用第三方,这对我们来说会是笔不小的投入。单从产品调性来讲,用户还是比较喜欢并认可我们的。但是,技术特别差直接导致了后面用户的流失。假设我们后来转做秀场,只能说存在一些机会活下去。但这件事毕竟不符合我们团队的基因。

现在想想,就觉得我(当时的创业)想法很天真。

清大emba导师班文章广告
随机读管理故事:《尾数的作用》
某公司招聘一个负责采购物品的临时员工,很多人前来应聘。招聘者经过一番测试后,留下了三名优胜者参加面试。面试的最后一道题目是:假定公司派你到某工厂采购2000支铅笔,你需要从公司带去多少钱?
第一名应聘者的答案是120美元。主考官问他是怎么计算的,他说:"采购2000支铅笔可能要100美元,其它杂用就算20美元吧。"主考官未置可否。
第二名应聘者的答案是110美元。对此,他解释道:"2000支铅笔需要100美元左右,另外杂用可能需要10美元左右。"主考官同样没表态。
最后一名应聘者的答案比较特别,是113.86美元。他解释说:"铅笔每支5美分,2000支是100美元;从公司到铅笔厂,乘汽车来回票价4.8美元;午餐费2美元;从工厂到汽车站为半英里,请搬运工人需用15美元;还有……因此,总费用为113.86美元。"主考官听完,露出赞许的微笑。这名应聘者自然被采用了,他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卡耐基。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