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教授,经济学博士,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教研中心副主任 公司财务管理、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理论与实务、战略财务沙盘推演、国际宏观经济与金融环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战略管理、公司治理 提供专业企业内训,政府培训。 13439064501 陈老师
  2020年06月13日    金融界     
推荐学习: 【资本后EMBA高端项目】学费:16 8万,注册学员将被赠予价值10万元私募股权基金原始股期权,三年后可市价转售获利,也可继续持有享受分红;同时获得全球著名的红杉资本、德同资本、中金公司、优势资本等跟投机会; 结业之后,每年仍以股东身份参加股东大会,建立高端人脉圈层。十万股权赠送名额仅余30席!中国国学百家讲堂特惠报名中>>
国家会计学院资本运营研究所所长 卢力平
他是企业战略管理专家,丰富的从业经历使他着眼广阔而不疏细节;他是学术理论深厚的谆谆师长,传道授业育出桃李满天下;本期《金融街会客厅》对话国家会计学院资本运营研究所所长卢力平,倾听他对当前上市公司资本运营的观察与看法。

  金融界:那在您看来,目前国内上市公司在财务治理方面存在哪些问题呢?

  卢力平:作为财务治理,我想需要把握住两个最核心的要素。第一,是这个公司运行的任何行为,都会最终反映在报表上,不管是真的、假的,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善意的、还是恶意的。那么行为是在前的,这时候财务做什么工作呢?就是财务系统如果能够(及时)发现这个行为有问题的话,它就不只是做事后的这种统计分析和记帐或者是调账,不是做这些。而是通过分析预测让那个行为尽量往理性合规的方向发展。第二,财务治理有一个含义,就是保护股东的利益。从保护股东的利益来讲,就需要无论大股东、中股东、小股东的利益都要保护,要同等的保护。

  金融界:现在关于2011年的年报快披露了,从中小投资者的角度来说,您有什么建议吗?比如关于财务方面,他们怎么样去发现上市公司的问题,并且规避投资风险?

  卢力平:应该看几个基本的数据,一个就是主营业务的收益。一个是和它所在行业所在板块的比较。我问过一些炒股的股民们,我说你们在做股票,那你们所做股票这个公司的CEO是谁呀?公司上个季报的销售收入是多少?(股民朋友们)都不懂。股东就是个资本家,就是个投资者,你是个投资者都不关心自己的资产,这其实也是理论上的一个悖论——产权很清晰,你买这个股票就是它的投资者,很清晰,是多少钱,每分钱都算的很细,但是投资者不关心自己的资产!这就是涉及到一个金融文化、投资文化的问题。我是想说,在这个具体的操作当中,中小投资者第一个要关心报表,第二个要做一些比较。作为二级市场上这些股东,自己要有一个意识——“止损”的意识,现在可能有些人有了。但光有这个还不行,这还是初级阶段,比较高级阶段还要有一个“止盈”的意识,就是差不多的时候,盈利就该出来了。这个要是没有也不行。

注:本站文章转载自网络,用于交流学习,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立刻删除。Email:271916126@qq.com
随机读管理故事:《两棵树,你砍哪一颗?》
老教授问:“如果你去山上砍树,正好面前有两棵树,一棵粗,另一棵细,你会砍哪一棵?”
问题一出,大家都说:“当然砍那棵粗的了。”
老教授一笑,说:“那棵粗的不过是一棵普通的杨树,而那棵细的却是红松,现在你们会砍哪一棵?”
我们一想,红松比较珍贵,就说:“当然砍红松了,杨树又不值钱!”
老教授带着不变的微笑看着我们,问:“那如果杨树是笔直的,而红松却七歪八扭,你们会砍哪一棵?”
我们觉得有些疑惑,就说:“如果这样的话,还是砍杨树。红松弯弯曲曲的,什么都做不了!”
老教授目光闪烁着,我们猜想他又要加条件了,果然,他说:“杨树虽然笔直,可由于年头太久,中间大多空了,这时,你们会砍哪一棵?”
虽然搞不懂老教授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还是从他所给的条件出发,说:“那还是砍红松,杨树中间空了,更没有用!”
老教授紧接着问:“可是红松虽然不是中空的,但它扭曲得太厉害,砍起来非常困难,你们会砍哪一棵?”
我们索性也不去考虑他到底想得出什么结论,就说:“那就砍杨树。同样没啥大用,当然挑容易砍的砍了!”
老教授不容喘息地又问:“可是杨树之上有个鸟巢,几只幼鸟正躲在巢中,你会砍哪一棵?”
终于,有人问:“教授,您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测试些什么呢?”
老教授收起笑容,说:“你们怎么就没人问问自己,到底为什么砍树呢?虽然我的条件不断变化,可是最终结果取决于你们最初的动机。如果想要取柴,你就砍杨树;想做工艺品,就砍红松。你们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提着斧头上山砍树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只有心中先有了目标,做事的时候才不会被各种条件和现象迷惑。你的目标明确了吗?想清楚了,那就加油吧~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卢力平课程
卢力平观点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