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02日    邱智丽 第一财经     
复星杀入共享单车背后:狂想大出行、农村包围城市、盈利拐点
进入末位淘汰赛的共享单车,仍有巨额资金进入,押注为数不多的共享单车企业。

12月27日,哈罗单车宣布完成10亿元人民币D2轮融资,本轮由复星领投,GGV纪源资本等跟投。就在不久前的12月4日,哈罗单车刚刚宣布完成D1轮蚂蚁金服、威马汽车等多家机构3.5亿美元的投资。短短一个月时间两笔融资,将刚刚经历大洗牌的共享单车市场推向三国之战。

复星入局背后

在共享单车资本战队里,复星是一个新鲜面孔,背后的战略意图更是值得玩味。

复星新技术与新经济产业集团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丛永罡向一财科技透露,在共享经济领域复星观察了一年之久,并于今年10月份开始与哈罗单车团队洽谈投资事宜。

投资之初复星预设了三个条件:首先一线城市已经很难再有机会;其次三四线城市市场容量能否支撑起哈罗单车的业务;第三从财务、商业模式、团队组合、技术路径、运营能力、股东实力等角度,差异化的竞争力在哪里。

其中针对单车本身要考察两个重要指标,第一翻台率,所谓翻台率是指每辆车每天的骑行频次。在丛永罡看来共享单车并非烧钱项目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依靠骑行收费本身是赚钱,作为高频、刚需、拥有足够人群覆盖面的项目,停止补贴后用户依旧在使用单车。

第二是成本,包括造车成本以及车辆每天实际运营成本,其中技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车辆位置精准程度决定运维调度效率和成本,车辆本身的技术精密度,决定后期单车维修站流转速度。”丛永罡告诉一财科技。

基于以上综合考虑复星最终投资了哈罗单车,在丛永罡看来,哈罗单车的盈利拐点是清晰的,同时三线城市调度、运营、维修等人力成本远低于一线城市。“中国500万以上城市人口总量,相比500万以下人口城市总量还是要小的,三线城市的市场容量可以和一线市场媲美。”

在衣食住行方面,复星进行了多项布局,对于复星而言哈罗单车更是整个生态系统中的超级物种和重要家庭客户入口。此前复星曾提出C2M战略,丛永罡告诉一财科技,虽然复星不是拥有流量入口的平台级互联网公司,但复星拥有自己的大数据公司、保险牌照、理财能力,当出行密度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可以与哈罗单车之间产生协同作用。

例如在资金方面,除了解决现金流问题外,还可以帮助哈罗单车进行金融资金的多元化组合,例如资产证券化、融资租赁等。在城市出行综合运营商角色上,哈罗单车可以和复星孵化的大数据公司,共同扮演好政府服务角色,成为政府全方位合作体系中的一部分。

事实上在出行领域,复星也进行了多项布局,此前复星曾投资了智能驾驶公司速腾聚创,近期复星还牵头投资民营高铁项目。据丛永罡向一财科技介绍,围绕城市轨道交通,城市轻轨也都会纳入进来,而共享单车和轻轨等交通设施是非常好的结合方式。

大出行升级战

和复星的战略规划如出一辙,共享单车间的战争已经升级为大出行服务生态之争。

据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向一财科技透露,单车运营之外,哈罗单车目前已在十余城市投放了约6万辆助力电踏车,并且与威马汽车在汽车分时租赁领域,进行两轮+四轮的组合尝试。在立体化出行这盘大棋局上,哈罗单车针对3公里、5公里、10公里都做出了布局。

盯上共享单车以外业务的又何止哈罗单车。与首汽约车联手后不久,摩拜日前又宣布,将与顺风车平台嘀嗒拼车达成战略合作,此举甚至被业内解读为“准备打破滴滴的垄断市场”。多次投资ofo后,滴滴已经成功打通了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之间的连通环节。

在李开逐看来未来共享单车一定会走向大出行,背后的逻辑就是高频打低频。“在出行场景下,共享单车从两轮车走到四轮车这是必然趋势。”优拜单车创始人兼CEO余熠此前向一财科技表示,背后的逻辑在于,“从高频、低价且具备大流量的APP去切入频率相对较低、利润相对丰厚的行业,逻辑上是合理的,用高频打低频,共享单车正是通过高频行为把流量吸引到自己的平台,从而提供利润更为丰厚的服务。”

对于投资人而言,这更意味着共享单车领域酝酿着出行综合性平台机会。

“共享单车是泛出行领域频度最高的,也是受众面最广的平台级流量入口。” 丛永罡告诉一财科技。不容忽视的一点是,中国电动车保有量高于自行车,但在众多交通工具中,电动车是最难管理的,这也是一线城市始终没有放开共享电动车的原因所在。

丛永罡认为从管理角度而言,共享电动车由企业方来做更容易借助大数据和技术手段进行管理,而三四线城市由于公共交通设施的缺乏,使得共享单车成为出行领域非常好的切入路径,未来有望接入电动车、汽车等业务,进而发展成为综合性的平台。

甚至在丛永罡看来,共享单车也带动了新零售业务的发展,以往互联网产品都是将用户聚拢到互联网,而共享单车大大拓展了用户的活动半径,重新激活了用户进行线下消费的兴趣。而复星也可能在新零售领域和哈罗单车产生联动,更精准掌握用户数据特性和消费需求。

单车三国混战

共享单车行业形成的双寡头格局已然无可争议。双寡头合力绞杀下,共享单车企业“清场”效应已显现。丛永罡判断,“在未来可见的时间里,有强竞争力的敌手依旧存在,但创业公司在其中的机会已经没有。”那么对于频频发力的哈罗单车而言,又是否能够撼动双雄局面?

在市场打法上,哈罗单车最为独特的就是避开了一片红海的一线城市,直接杀入二、三线城市发展。而三线城市人口密度低、车辆分布零散,如何提升翻牌率,就必须在运营上下功夫。

据一位投资人向一财科技表示,今年5月份之前,事实上已经有共享单车凭借单车骑行获得了不错的收入,但5月份之后,头部共享单车为了更快清理战场,在一线城市主动性发起了补贴大战,这些补贴不是为了创造需求,而是为了消灭对手,从而使得单车市场进入恶性竞争阶段。

面对当下监管趋严,多个城市限制新增车辆投放,出海和城市下沉成为必然趋势,而其中受限于海外市场规模、支付渗透率等客观原因,国内城市渠道下沉的竞争将更为激烈。

对于此前无暇顾及三、四线城市的ofo和摩拜而言,将共享单车复制到这些区域的成功性有多大,或者说哈罗单车在这些市场所铸造的竞争壁垒又有多高?

丛永罡认为对于三四线城市而言,政府更希望单车企业自觉承担起基础设施管理的角色,和政府共同协作,与政府数据化管理、智慧出行配合起来,这其中拼的是政府合作能力,以及城市的精细化运作能力,是存在一定时间窗口的。

但李开逐也坦言,当下排在前面的共享单车实力相当,获得较大的融资支持之后,需要团队以更高的执行力、比较快的速度拓展三线城市市场份额,站稳市场,而从三线城市反扑一线,以农村包围城市,也并非没有机会。

 

2月24-26日 《儒家文化经典精神》

(金海峰 老师 清华 开讲)

金海峰:长春大学国学研究发展中心主任,长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东北师范大学特聘硕士生导师。吉林省素质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语言文字“十五”规划项目课题负责人,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项目重点课题负责人。

课程报名:13439064501(微信) 陈老师  课程详情

 

课程详情
复星创建于1992年。作为一家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专注于中国动力的投资集团,复星先后投资复星医药、复地、豫园商城、建龙集团、南钢联、招金矿业、海南矿业、永安保险、分众传媒、Club Med、Folli Follie、复 ……
阅读更多【复星】公司相关文章
随机读管理故事:《游泳的故事》
1952年7月4日清晨,加利福尼亚海岸下起了浓雾。在海岸以西 21 英里的卡塔林纳岛上,一个43岁的女人准备从太平洋游向加州海岸。她叫费罗伦丝·查德威克。
那天早晨,雾很大,海水冻得她身体发麻,她几乎看不到护送他的船。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千千万万人在电视上看着。有几次,鲨鱼靠近她了,被人开炮吓跑了。
15小时之后,她又累,又冻得发麻。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游了,就叫人拉她上船。她的母亲和教练在另一条船上。他们都告诉她海岸很近了,叫她不要放弃。但她朝加州海岸望去,除了浓雾什么也没看不到……
人们拉她上船的地点,离加州海岸只有半英里!后来她说,令她半途而废的不是疲劳,也不是寒冷,而是因为她在浓雾中看不到目标。查德威克小姐一生中就只有这一次没有坚持到底。
点评
这个故事讲的是目标要看的见,够得着,才能成为一个有效的目标,才会形成动力,帮助人们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