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 《儒家的基本精神》 提供专业企业内训,政府培训。 13439064501 陈老师
  2021年01月18日    杨立华 博客     
推荐学习: 【资本后EMBA高端项目】学费:16 8万,注册学员将被赠予价值10万元私募股权基金原始股期权,三年后可市价转售获利,也可继续持有享受分红;同时获得全球著名的红杉资本、德同资本、中金公司、优势资本等跟投机会; 结业之后,每年仍以股东身份参加股东大会,建立高端人脉圈层。十万股权赠送名额仅余30席!中国国学百家讲堂特惠报名中>>
文化的精神性源于对人的自然的下坠倾向的克服和超越。
汉语文化的精神性从来都是在自我与他者之间的张力中构建起来的。如果说“华夷之辨”是在将自己文化中的他者(自己文化中那些不被正视和承认的部分)投射到异域“荒蛮”的过程中建立起确定清晰的文化主体性,那么二十世纪初以来各种激进的反传统表达,则是在与强势的他者的同化过程中放弃自己文化的主体性地位的“冲动”。在各种反传统的姿态中,鲁迅是一个特例,因为他“既拒绝成为自己,又拒绝成为自己以外的其他人”。然而,“在以为放弃自我就可以更新自我或者干脆成为强势的他者的人那里,时时准备挥刀向强者冲去的鲁迅被误认为同路”。 
   我一直疑惑于今天各种貌似激进的“反传统”言论。令我惊诧的不是这类姿态本身,而是植根于这类姿态的种种表达的粗糙、空洞和缺少个性。比较二十世纪初那些真正激进的西化论者的论调,今天的这些反传统的表达,除了更简单粗暴、更缺少学养(常常也更脏)之外,有什么真正新的东西吗?陈寅恪所说的“千古未有之巨变奇劫”,我们在今天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其实真正可怕的不是毁灭的火,而是令人窒息的无边污垢。
   汉语文化中的他者,正试图并且已经在僭称其主体性地位。比如,以“国外”为借口,以各种时髦的“主义”为依据,为各种千姿百态的“下半身自由”争取权力的那种所谓的社会学。
对我来说,如何面对汉语文化中的这些部分,一直是一个难题。也许我们可以从一个长时段视野来看待这个问题:汉语文明作为一种原创性文明,在近代以来的强势冲击下,必须经由某种彻底的自我否定,才能达到真正的自我更新。但是,这是不是一种过分乐观的期待呢? 
   无论如何,我仍愿相信今天的国学热源自某种深层的文化冲动。它也许意味着汉语文化的精神性的重建,是汉文化的根向未来的延伸。
注:本站文章转载自网络,用于交流学习,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立刻删除。Email:271916126@qq.com
随机读管理故事:《选择》
你开着一辆车。
在一个暴风雨的晚上。
你经过一个车站。
有三个人正在焦急的等公共汽车。
一个是快要临死的老人,他需要马上去医院
一个是医生,他曾救过你的命,你做梦都想报答他。
还有一个女人/男人,她/他是你做梦都想嫁/娶的人,也许错过就没有了。
但你的车只能再坐下一个人,你会如何选择?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对你性格的测试,因为每一个回答都有他自己的原因。
老人快要死了,你首先应该先救他。
你也想让那个医生上车,因为他救过你,这是个好机会报答他。
还有就是你的梦中情人。错过了这个机会。你可能永远不能遇到一个让你这么心动的人了。
在200个应征者中,只有一个人被雇佣了,他并没有解释他的理由,他只是说了以下的话:'给医生车钥匙,让他带着老人去医院,而我则留下来陪我的梦中情人一起等公车!'
小哲理:
是否是因为我们从未想过要放弃我们手中已经拥有的优势(车钥匙)?
有时,如果我们能放弃一些我们的固执,狭隘,和一些优势的话,我们可能会得到更多。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杨立华课程
杨立华观点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