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3日    港股那点事     
推荐学习: 千秋邈矣独留我,百战归来再读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韩秀云教授亲临授课。韩教授在宏观经济分析、西方经济学、金融以及产业经济趋势研究等方面建树颇丰,今天将带领同学们领会经济发展趋势,分析产业的变革方 9月15-16日清大EMBA,欢迎聆听>>
今年4月4日,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 Midas List)揭晓,红杉资本沈南鹏排名全球第一。

这是首位华籍创投人士得到此项桂冠。

《十年二十人》节目中,吴晓波问沈南鹏,哪个是你做梦都会想到的投资案例,沈南鹏的答案非常清晰:王兴。

1

王兴最大的特点,或许是“好战”,堪称屡败屡战,所以美团基本也是在放倒无数对手后,一条血路杀出来的。

2009年,沈南鹏找到了一条让他问鼎全球第一的赛道,他称作“Mobile Only”。这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他已经提前预知,直到两年之后的2011年,微信诞生和小米手机发布,真正的移动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

现在回顾起来,超前的眼光促使沈南鹏登上全球第一,无可厚非。

当时,人们正在为另一个新生事物而狂欢:团购。

买团购券去餐馆吃饭就能抵钱,相当于打折。创业者和资本市场也在狂欢,继门户网站和电商之后,准备迎接互联网的第三个冲击波:改变消费与服务的关系,它后来被称为O2O,从线上到线下的融合。

到2011年8月,中国出现了5000多家团购网站,“千团大战”爆发。这场混战最开始由创业公司开打,拉手网、美团、窝窝、糯米团、大众点评团......群雄并起,无序纷争。很快,到2012年年中,99%的团购网站已经不复存在了……

但混乱终结并没有很快地迎来新秩序,团购之战的剩者,如美团、糯米,旋即进入更惨烈的下一场的O2O之战,而这一次互联网巨头们开始下场参战。

2013年8月,百度宣布向糯米网战略投资1.6亿美元,获约59%股份,成为糯米网第一大股东。2013年12月,淘宝推出“淘点点”。2014年2月,腾讯与大众点评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投资入股20%。外卖品牌”饿了么“开始出现在大街小巷。

美团,像一匹独狼,孤身应战。

O2O之战在2015年年中进入新阶段。

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站队腾讯;一个月后,大众点评张涛从管理一线撤出,一张令人唏嘘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张涛抱着其他几位创始人咽声痛哭。

为了应对新美大,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投资60亿元,重启“口碑”。而百度高层对是否继续大手笔投入O2O产生了动摇,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的市场攻势也随之趋向保守。

诸神之战终于迎来高潮。2017年8月,饿了么正式宣布合并百度外卖;2018年4月,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

一年之后,2018年9月4日,美团点评向香港交易所更新了招股书,顺利通过聆讯,即将启动港股发行。

美团自我定义为“中国领先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使命是“帮大家吃的更好,生活更好”。这其实是巨大野心,但却表示的十分委婉,沈南鹏说:“我们所谈论的是吃、行,以及所有生活服务,是一个规模达1万亿美元的市场,如果你是市场主导者,无疑价值巨大。”

美团百战归来,终于千辛万苦,站到了IPO的节点。

2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2011年7月。

在“美团网”宣布第二轮融资的现场,王兴“情急之下”展示了公司的银行账户,里面有6192.2122万美元余额,以此证明公司第二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不虚,并呼吁行业内,应该跟随其诚实。

“这行业太乱了,都爱浮夸。”王兴说。

王兴很高明,几句话就暗着向商户们传了话:美团有钱,和美团的合作不用担心。同时,美团也向全部城市经理传递着信号,“虽然美团融了资,但为什么不花这笔钱?因为这半年的资本市场和团购行业的疯狂,已经偏离了正确的轨道,早晚要掉下来。下半年资本市场会进入寒冬,到时候美团账上有钱就能撑过去,对手没钱就很难挨过去。”

团购已经进入“千团大战”,它实际上是一场惨烈的烧钱大战,没有盈利模式。

很快,团购从资本市场的宠儿沦为弃儿,整个行业进入了寒冬。行业里最先成功融资的拉手网,在2011年10月底向纳斯达克递交了IPO招股书,计划融资1亿美元。但是,半年亏损3.9亿元的成绩单让上市计划最终搁浅。资本市场降温后,业务收缩,开始裁员,人心惶惶,无心工作。

美团再次召开城市经理大会,说到:对手们终于出现了破绽,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那时美团的口号是“血战50天,超越拉手窝窝”。到11月,美团网的业绩比10月增长40%,成为行业第一。

或许是运气,也可能是远见,王兴预见了行业寒冬的到来,提前备足了过冬的粮草。美团在满地尽是人民币和美元的灰烬中,存活了下来,有人说,这是因为王兴对效率有执念。

除了没有跟进低效率的烧钱,美团还做了另一件提高效率的事:打造了一支地推铁军,这成为日后美团百战崛起的立家之本。为此,王兴从阿里挖来了干嘉伟。

干嘉伟曾是阿里巴巴负责B2B销售的副总裁,工号67。

在去美团之前,干嘉伟在杭州观摩美团网城市经理的交流会,坐在最后一排看台上的年轻人热情高涨,依稀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他说,选择一家公司只要关注两点:第一、这个行业有没有前景;第二、公司的核心管理团队,做事情的动机和心态是不是我认可的。他觉得美团的团队,复合了他的标准。

干嘉伟加入美团后,首先做了标准化的拆解和分析,在业务技能层面建立标准的模型。“你只有把A、B、C、D都做好了,才能拿到E。”干嘉伟其实是把工业企业里的标准作业流程引入了美团。

但是,想要把标准作业流程放到庞大的线下团队,对管理的要求就非常高,干嘉伟又引入了马云教给他的“借假修真”:所谓的结果、过程的指标是假;人才和组织的发展提升,才是真,让不靠谱的人靠谱起来,去培养、去复制你自己;把下属变成你自己,让他自发自愿的去工作......干嘉伟在阿里带过7000人的团队,对这套“统一思想,齐心协力”的打法再熟悉不过了......

干嘉伟让美团庞大的扫街团队开始精细化和规范化起来,让美团早早地从草莽阶段进入野战军作战阶段,迅速甩开了竞争对手。

脑子再好使,也得身体跟上才行,疯子一样强大的地推团队,就是美团后面扩类目战略落地的根基。

3

早年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携程相关人士曾坦言,没有“鼠标+水泥”,就没有如今的携程。作为最早的O2O原型,酒店、机票、门票等业态,就是需要强大地推能力支撑才能落地的业态,这也就是携程能在风云突变的中国互联网中笑傲这么多年的根基。

美团这一支地推铁军,如同亚马逊丛林里的恐怖的行军蚁,扫过了千街万巷,在打扫完团购的战场后,旺盛的荷尔蒙战斗力需要新的事业去释放与承接,下个需要强大地推能力就是旅游市场。依托全国的地推网络,美团持续地上线电影票、外卖、酒店、门票, 不断地围绕着本地生活的业态做加法。

本质上,美团一直在用他的地推团队去改造国内线下服务的流程,将其互联网化后,再集成到美团这个统一的入口,形成流量互倒,聚集大量低频的服务,形成一个高频的入口。

最终形成本地生活服务的入口,这是个足够性感的入口。

不搬掉阿里,上市或许就是美团辉煌的顶点

因此,美团扩品类的动作非常、非常多,如果把视野拉长点看,在电商的赛道也看到类似的案例,像京东,也是从3C,打到图书,再打到家电,最后才攻非标的服装,只不过,美团的扩张显得更嚣张,更血腥。

在扩类目的思维下,才有了美团并购摩拜,高调进入打车市场的动作。

只要是本地生活服务的流量,能拿的,都拿。

但是,战场没有常胜将军,网约车明显让美团有些消化不良。因此招股说明书里的表述已经是:“我们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此项服务”。

在扩类目的节奏上,美团展示出了成为入口级平台的极强野心和能力。

美团从创立至今的过程,就是美团进入一个又一个新类目不断杀伐的过程。他们如同十三世纪的蒙古人,利用其娴熟的马背战术,横扫一个又一个战场。

所以,美团永远需要,也永远会面对下一个敌人。

4

很多人都以为,大唐衰落的起点是始于公元755年的安史之乱。

但事实上不是。

“武皇开边意未已”的大唐,其衰落,是在公元751年战无不胜的大唐军队远征8世纪时地球上另一个强大的对手阿拉伯大食帝国全军覆没后,大唐就开始在衰落的大道上的一路狂奔。

那是大唐第一次遇到真正的对手。在史书上,那场决定了大唐帝国走向的战斗,称为怛罗斯之战。

迄今为止,美团的杀伐,其实一直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

但在消费领域,想成为入口级的平台,不可能绕过的一个人,是阿里。

消费入口,路很宽,但路也很窄。

如果美团不能把路上的阿里挤开,上市之日,可能就是美团辉煌的顶点。

2018年1月9日,阿里巴巴已将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纳入新零售体系。口碑的业务汇报线,从原来的蚂蚁金服调整至阿里巴巴集团,口碑CEO范驰向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直接汇报。阿里这次条线划分之后,战略更为清晰,支付宝安心做工具,口碑划归新零售战线。

至此,阿里已经形成新零售的四路大军:服装百货、电器、食品生鲜快消、餐饮。

在电商的赛道,阿里已经展示出足够的战斗力,电商只是商品流的信息化,线下庞大的服务流仍未信息化,在线上消费已经看到天花板的时候,要增长,就必须下沉,去做些重的难的业态,这也就是口碑重启,盒马诞生,四处投资的内在原因与动力。

如果说本地生活服务这个赛道是美团的千亿野心,那这个赛道也是阿里未来的万亿梦想。

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将出任饿了么CEO,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将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而早在2016年和2017年,阿里系连续两轮投资饿了么,共计22.5亿美元。

看阿里系的决心,从来都是看组织部。

2018年3月,飞猪总裁李少华(花名:忽必烈)将调离飞猪,赴集团总部任职。飞猪业务由阿里巴巴全球化领导小组组长赵颖(花名:芷雪)暂时接管。2017年8月,阿里巴巴合伙人樊路远(花名:木华黎)将加入阿里大文娱,接替俞永福出任阿里影业集团公司CEO,向俞永福汇报。

在本地生活服务条线,阿里系的布局广泛。分解来看,口碑、飞猪、饿了么、淘票票,几乎是全业务线地和美团形成了竞争关系,而最近一年来,阿里系的资源调配也明显是往加大投入,调整队伍,全面出击的方向来调整。

对于这个未来有巨大想象空间的赛道,阿里也必定是会押重注去搏。

遥想当年阿里最开始就是干B2B地面运营的,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祖师爷,美团是新生代中战斗力最强的,运营能力也很强,再加上这次上市,融资到位后可以继续大干一场。

这就意味着,在这个赛道上,恶战其实刚刚开始。

结语

“怛罗斯之战”,骑在马上的将军是大唐名将高仙芝。

他是高句丽人,率大唐军队南征北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直到公元751年,在葱岭以西遇到了精锐的阿拉伯轻装骑兵。

公元756年1月24日,在长安门户潼关坚守的高仙芝,被失去理智的唐玄宗以“失律丧师”的罪名处斩,同时被处斩的,还有他的副手,一代名将封常清。

6个月后,长安失守,大唐帝国也开始了它的末路狂奔。

毫无疑问,美团已经是个帝国,也完全有成为本地生活服务入口级平台的巨大实力,这是个无比想象力的、确定性的赛道。

但同时,阿里也在这个赛道上。

中间,或许只是隔着一道葱岭。

美团网是2010年3月4日王兴创建的团购网站,致力于打造本地生活消费平台,提供餐饮美食、电影票、KTV、休闲娱乐、酒店、旅游等超低折扣优惠,吃喝玩乐一站式解决。为消费者发现最值得信赖的商家,让消费者享受超低 ……
阅读更多【美团】公司相关文章
随机读管理故事:《没问题和有问题》
有一个企业家坐在餐厅的角落里,独自一个人喝着闷酒。一位热心人走上前去,问到:“您一定有什么难解的问题,不妨说出来,让我给您帮帮忙吧!”
    企业家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我的问题太多了,没有人能帮我的忙。”
    这位热点心人立刻掏出名片,要企业家明天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第二天,企业家依约前往,这位热心人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企业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热心人用车子把企业家带到荒郊野地,二人下了车,热心人指着前面的坟场对企业家说:“你看看吧,只有躺在这里的人才统统是没有问题的。
    企业家恍然大悟。请记住这样一句话:只要有问题,就有存活的希望。只要敢于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就可以前进。
阅读更多管理故事>>>
相关老师
热门阅读
企业观察
推荐课程
课堂图片
返回顶部 邀请老师 QQ聊天 微信